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浅谈道路交通事故人员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误工费的计算办法
作者:李占山  发布时间:2013-12-16 10:07:01 打印 字号: | |
  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要求侵权人赔偿的项目有十几项。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残疾器具费、康复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丧葬费、财产损失等,误工费是其中的一项。如何计算误工费损失,直接涉及到受害人的利益。本人根据法律、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结合审判实践,谈谈误工费的几个问题。

一、受害人误工时间的确定

误工费包括两个方面。一、受害人本人的误工费。二、受害人亲属处理事故的误工费,即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内蒙古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和计算办法第五条规定:赔偿义务人还应当赔偿赔偿权利人亲属因处理交通事故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该费用按照人数不超过三人,时间不超过五天计算。在具体案件中,应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结合受害人受伤程度严重与否的情况酌情考虑。具体的说,受害人受伤程度严重,事故比较大、比较难处理、复杂,对受害人进行救治的条件不好,比如农村、偏远地区交通不便利,医疗条件不好等情况下,应最大限度的照顾受害者一方。可以按三人四天甚至三人五天顶格计算。如受害人死亡,则完全可以按三人五天计算。若事故不大,受害人受伤程度较轻,救治条件比较好,可按两人三天或两人四天计算,甚至更少。这样计算,可更好的体现司法公正,实事求是的保护受害人和侵权人的利益。树立人民法院为人民的形象。审判实践中,赔偿义务人有时提出,赔偿了受害人的误工费,就不应该再赔偿受害人亲属处理事故的误工费了,是没有道理和法律依据的。还有的赔偿义务人提出,只有受害人死亡或者构成特别严重的伤残才赔偿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不利于保护受害人。

关于受害人本人的误工费。应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员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前一天。这是一般原则性规定。实践中,应灵活掌握。从审判实践中,我们发觉,许多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并没有明确确定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并且出院医嘱上连建议受害人出院需要休息多长时间也没有。这样就给办事人员带来难度。造成无证据可依,无证据不能判的问题。一方面,受害人主张赔偿误工费,另一方面,赔偿义务人以医疗机构没有误工证明作为抗辩,法官左右为难。我认为应本着保护受害人的利益的原则,一切从实际出发,必须判误工费。具体的误工时间,应根据受害人所受损伤的程度、病情的严重程度,结合2004年11月19日公安部发布的人员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确定。且就高不就低。在这一问题上应给予法官最大限度的自由裁量权,充分保护受害人利益。法律虽然也保护赔偿义务人的利益。但更需要保护的是受害人,是那些被侵权人侵犯了人身权利,需要赔偿义务人赔偿的受害人、弱势群体。如果连这一点也做不到,法律的威严就无存谈起,人民法院为人民就是一句空话。就会引发社会矛盾。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虽然有的医疗机构明确建议受害人需要休息的时间,比如说三个月、五个月。但实际情况是,许多受害人在遭受人身损伤后,误工的时间远远要超过医疗机构明确建议的时间。有的需要半年,有的需要一年,甚至更长。如果法官仅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判处误工费,显然不公正。不能补偿受害人因受伤导致的预期收入损失。本人在审理一起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严重受伤。经诊断为左股骨下端骨折,右胫腓骨上端骨折,右手食指骨折,肱骨髁间骨折,左腓骨骨折等多发性骨折,并伴有肢体多处关节扭伤。从受伤程度来看,是比较严重的。出院时,医师建议休息三个月。如果根据这一意见,判决赔偿受害人三个月的误工费,根据平常人身体受伤恢复劳动能力所需的时间来看,远远不够。所以医疗机构的证明或建议只能作为判案的参考,不能作为判决赔偿误工费的唯一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规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到定残日前一天。这是一般性规定。在具体处理案件时,应灵活运用。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前一天,但不是“必须”计算至定残前一天。误工费和残疾赔偿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含义是不同的。如果说,定残日之后,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而导致预期收入损失应当以残疾赔偿金方式给予赔偿,不属于误工费。这就等于定残前赔偿误工费,定残后就不应该赔偿误工费了。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残疾赔偿金是受害人因伤残给予的物质补偿,不能代替误工费。误工时间应计算到受害人完全或基本恢复劳动能力为止,而不能机械的计算到定残前一天。当然,如受害人虽然构成残疾,但实际收入并没有减少,则不应赔偿误工费(这种情况例外)。到底误工的时间如何确定,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处理。应结合受害人病情、身体状况、医疗机构的意见、受害人及赔偿义务人的意见、公安部发布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损失日评定准则等方面情况综合考虑,作出合情合理合法的判决。但总的原则是保护受害人,就高不就低。

二、受害人误工收入的确定

受害人误工费的计算,不仅要确定其误工时间,还要确定其误工收入。误工收入包括受害人有固定收入和无固定收入两个方面。所谓固定收入是指受害人在一定期限,从事一定工作或劳动获得的预期收益或收入。比如,某受害人按月或季度或按天领取单位的工资、奖金、报酬等。受害人在遭受人身损害受伤后,一般暂时不能正常在其从事工作的单位劳动了,其单位可能要停发扣发其工资、奖金等,直到其能够恢复工作能力为止。这时的误工收入比较好确定。只要其所在的单位出具证明,证明其每月或每日的收入是多少即可。比如,在审理某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原告秦某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秦某为中铁十二局集团集包增建第二双线铺架项目部民工,日工资为120元,受伤后 ,被该项目部扣发工资。再比如,在某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李某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李某长年在卓资县元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当代班,日工资150元。法官据此判决赔偿义务人即被告赔偿受害人秦某150天的误工费,赔偿李某120天的误工费。虽然李某案件的被告提起上诉,但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决。这是受害人有固定收入时误工收入的确定。但大部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不能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其收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规定,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这一规定,虽然明确了误工收入的确定,但在审判实践中,仍然难以具体掌握。《内蒙古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和计算办法》第八条列举了十九项“自治区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但仍然不能满足办案的需要。原因是每个案件的情况不同,每个受害人所从事的行业不具有长期性、稳定性。其所从事的行业偏偏不属于这十九项中的任何一项,或者说,很难明确确定受害人是从事那个行业的。只有受害人经常居住在农村能够确定其从事农、林、牧、渔业。这给法官办案造成了一定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如果受害人不能证明其从事的行业,本人又不是农村户口,或者虽然是农村户口,但不在农村居住,长期居住在城镇,可参照“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确定。本人的审判实践证明,这种办法双方当事人都比较好接受。

三、误工期的司法鉴定

误工期(亦称休息期,医疗休息期),是指人体损伤后经过诊断、治疗达到临床医学一般原则所承认的治愈(即临床状况和体征消失)或体征固定所需要的时间。这个“时间”不是什么人都能确定的。法官、律师、当事人、甚至医疗机构人员等都不能确定。只有具有专业知识技能的专业人员才能确定,即司法鉴定。“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就查明事实的专门性问题向人民法院申请鉴定。当事人未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所谓司法鉴定,指办案机关依法指派或聘请符合评定人条件、承担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的人员,按照伤残评定标准,运用专门知识进行分析所得出的综合性判断。这个判断即鉴定意见,要比任何人、任何机构作出的判断都具有权威性、科学性、合理性,要比任何证据都具有证明力。没有特殊情况,法官应予采信,应当作为定案的依据。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需要进行伤残等级等事项的鉴定。其中对受伤人员营养期、误工期、护理期(习惯上称为“三期”)的鉴定应是其中之一。司法鉴定机构是专门机构,既然具备鉴定资格和专门知识,能够对伤残等级等进行鉴定,那就理所当然能对营养期、误工期、护理期进行鉴定。在这一问题上立法机关、司法部门应对“三期”鉴定进行立法,作出专门规定。审判实践表明,对营养期、误工期、护理期进行鉴定,能够为法官审理案件提供更加充分的依据,能够提高案件质量,有利于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做到案结事了。在一起原告刘某诉被告某保险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一案中,经对刘某的伤残等级和误工期进行司法鉴定,鉴定误工期为120天。据此法官根据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判处被告赔偿原告120天的误工费。宣判后,双方都表示服判,没有上诉。被告按判决结果如期履行了赔偿义务,原告高高兴兴领走了赔偿款。而如果按从事故发生之日到刘某伤残评定之日前一天(不到60天)计算误工费,刘某则意见很大,很有可能上诉。这样就做不到案结事了,容易引发矛盾。民事案件办成和谐案件就是一个高明的法官。既要注重法律效果,更要注重社会效果,二者有机结合,才是民事案件应追求的目标。因此,审理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在一般情况下,对受害人的误工期进行司法鉴定,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2011年2月11日北京司法鉴定业协会发布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评定准则(试行)》为司法鉴定机构进行误工期鉴定提供了参照依据。这个“评定准则”以受害人损伤时的伤情,损伤后的并发症和后遗症等,结合治疗方法及效果,全面分析案件受害人的年龄、体质等因素,进行综合评定。虽然其中可能有某些不足之处,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权威性的部门、机构能够对受害人的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作出完全科学、公正、合理的评定。恩格斯说“任何一门科学,只有用数学计算出来,才是完美的。”而事实上无论是立法部门、司法部门、医疗机构甚至是司法鉴定机构,都不可能对受害人受伤后的误工期作出完全科学、准确的判断。因为每个人的伤情,医疗机构的医疗条件、治疗效果、受害人年龄、体质等因素是千差万别、非常复杂的,不可能运用数学完美的计算出来。法律、法规、规则、准则等的制定永远赶不上社会实践的需要。但根据这个“评定准则”对受害人员进行“三期”鉴定,毕竟能为法官判案提供一定的参照依据。

 综上所述,本人认为,在审理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对受害人的误工期进行司法鉴定,能够为法官审理案件提供参照依据。有利于案件的审理,有利于化解双方当事人的矛盾,有利于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是非常有可取之处的。  

                                                       李占山
责任编辑:1